首页 资讯 历史 战匈奴、通西域,汉武帝功绩彪炳千秋

战匈奴、通西域,汉武帝功绩彪炳千秋

作者:斗篷客 来源:清朝吧 浏览:25 评论:0 发表时间:2020-10-04

战匈奴、通西域,汉武帝功绩彪炳千秋

01、断绝和亲,大战匈奴

汉武帝时期,由于中央集权的统治不断加强,经济和军事实力的强大,汉王朝对匈奴所采取的策略,也发生了根本性的转变。这就是由和亲政策转为实行积极抗击的方针。文景时期,汉王朝对于匈奴,一方面实行募民实边,鼓励养马,采取以积极加强防御力量为主的方针;一方面对匈奴的骚扰,又实行防御性的抗击,以制止匈奴南下。


汉武帝即位初期,仍然奉行文景时期的政策,对匈奴继续实行和亲,每年送给匈奴更多的物品,但是匈奴对于汉朝,却报以不断侵犯边郡的军事行动。如何制止匈奴南下攻掠,即对匈奴的战与和的问题,在汉廷内部引起了激烈的争论。根据《汉书· 匈奴传》记载,当时的争论基本上分为两派,“缙绅之儒则守和亲,介胄之士则言征伐”。御史大夫韩安国与大行王恢的争论,就是主和与主战两派的论争。双方各持己见,观点针锋相对。


主战派王恢认为,如今汉朝调兵遣将,转运粮饷,以防备匈奴的南下。但是匈奴依然侵盗不已,主要原因就是它无视汉朝的军事力量,因此主张采取积极抗击的方针。汉武帝同意王恢的主张。武帝元光二年(前133),汉朝派遣李广、公孙贺、王恢、李息、韩安国五将军,率30余万汉军,埋伏在马邑(今山西朔县)附近。又派马邑人聂壹出塞与匈奴交易,声称愿意杀马邑令丞,并以马邑城降附匈奴,匈奴可以得到该城所有的财物。聂壹还斩杀罪犯的头颅,冒充马邑长吏,悬挂在马邑城下,匈奴的军臣单于信以为真,果然率10万骑兵进入武州塞(今山西左云)。


当匈奴骑兵距离马邑百余里时,军臣单于发现这是诱兵之计,便立即引兵撤退。那位主战派将领王恢,本来准备以3万之众,乘匈奴与汉军交战之机,从后面截击匈奴辎重。但是当他得知匈奴撤兵,以为寡不敌众,不敢率军进击,引起汉武帝的不满,最后被迫自杀。这次汉军伏击匈奴未成,匈奴与汉朝的关系破裂,汉初以来的和亲从此断绝。匈奴变本加厉地攻掠汉朝边郡,双方开始了一场旷日持久的攻战。


武帝元光六年(前129),匈奴南下上谷(郡治今河北怀来东南),肆意杀掠这一带的吏民。汉武帝派遣卫青、公孙敖、公孙贺、李广各率万骑出击匈奴。卫青是汉武帝时期抗击匈奴的主要将领。他本来姓郑,因其同母异父姊卫子夫,得宠于汉武帝,因此被召为侍中。在这次战役中,卫青率军出上谷,至茏城,斩杀匈奴首虏数百人。公孙贺出云中(郡治今内蒙古呼和浩特市西南),没有取得什么战果。公孙敖出代郡(郡治今河北蔚县东北),被匈奴打败。李广出雁门(郡治今山西右玉县南),亦兵败被俘,途中夺马逃归。


卫青在这次战役中因功被封为关内侯,从此他成为屡立战功的抗击匈奴的将领,并于元朔年间拜为大将军。

卫青霍去病历次攻击匈奴战略简图

此后,匈奴继续大举进攻汉朝边郡,东线渔阳(郡治今北京密云西南)、辽西(郡治今辽宁义县西)一带屡遭杀掠,渔阳受害最为严重。武帝元朔二年(前127),匈奴又入上谷、渔阳杀虏吏民千余人。汉武帝派遣卫青、李息出兵云中,西至高阙(塞名,在今内蒙古杭锦后旗北),直至陇西一带。卫青在河套地区,击败了楼烦王、白羊王的军队,俘虏数千人,获牛羊百余万头。这是汉武帝时期抗击匈奴规模最大的战役之一。


汉朝收复河套地区以后,在这里修筑朔方城,设置朔方(郡治今内蒙古乌拉特前旗东南)、五原(郡治今内蒙古包头市西)两郡,并从内地招募十万人迁居朔方,又修缮秦时蒙恬沿黄河所筑的军事要塞。这样,汉朝利用河套这一有利的天然屏障,把朔方和五原建成抗击匈奴的基地,既解除了匈奴对长安的威胁,又可以减省军需粮饷的转输,为汉朝最后击败匈奴创造了有利条件。


匈奴退出河套地区,并未就此罢休,对汉朝边郡的侵扰,反而愈益加紧。当时匈奴军臣单于死了,他的弟弟左谷蠡王伊稚斜,在击败军臣单于的太子於单后,乃自立为匈奴单于。伊稚斜对汉朝边郡的攻掠更加频繁,以至代郡、雁门、定襄、上郡、朔方一带,无数的汉朝吏民惨遭匈奴杀虏。在这种情况下,汉朝以兵制兵,接连发动两次大规模的军事出击,最后击败匈奴主力,双方的攻战才暂时平息下来。


第一次是汉将霍去病出征陇西以北。

霍去病是卫青的外甥,以卫皇后姊子的关系,18岁时即为侍中。他善骑射,在抗击匈奴中,立下赫赫战功,封为冠军侯。武帝元狩二年(前121)三月,霍去病为骠骑将军,率领1万多骑兵出陇西,过焉支山(今甘肃山丹县东南)千余里,斩杀匈奴首虏八千余级,获休屠王的祭天金人。


同年夏天,霍去病又与公孙敖率数万骑出陇西、北地(今甘肃庆阳西北) 2000里,越过居延泽(今内蒙古额济纳旗东),攻至祁连山(今甘肃张掖县西南),杀匈奴首虏3万余级。匈奴昆邪王、休屠王被击败后,伊稚斜单于大怒,准备将他们处死。昆邪王和休屠王惊恐,决定投降汉朝,汉廷派霍去病前往迎接。休屠王后来反悔,霍去病当机立断斩杀之,随后昆邪王率部众4万余人投降汉朝。


汉军占领河西之地后,汉廷遂将这一地区置为武威及酒泉两郡,后来又分置为武威(郡治今甘肃民勤县东北)、张掖(郡治今甘肃张掖县西北)、酒泉(郡治今甘肃酒泉)、敦煌(郡治今甘肃敦煌西)四郡,称为河西四郡,并从内地迁来大批贫民。这样, 汉朝消灭了西北一带的匈奴势力,同时也切断了匈奴与西羌的联系,打开了汉朝与西域往来的通道。


第二次是卫青、霍去病远征漠北。自从伊稚斜自立为单于,有人就为他设谋,将匈奴主力退居漠北,便于引诱汉兵深入,然后乘其兵疲而取之,伊稚斜单于照办不误。因此,匈奴凭借漠北道远,以为汉兵无法到达,常以数万骑骚扰右北平(郡治今辽宁凌源县南)、定襄(郡治今内蒙古和林格尔西北)等地,杀掠汉朝的吏民。武帝元狩四年(前119)春,汉朝将计就计,乘匈奴疏于防范之时,决定发兵攻其不备。汉武帝派遣卫青、霍去病各率五万骑, 私负从马14万匹,还有步兵转输轴重数十万人,分道远征漠北,共同进击匈奴。


卫青领李广、公孙贺、赵食其、曹襄四将军,自定襄出兵, 远征千余里。匈奴单于闻讯,以精兵待于漠北。两军接战一日,汉军以左右翼将匈奴单于包围。伊稚斜单于见汉兵锐不可当,乃率数百骑突围逃走。汉军乘胜连夜追击,直追到窴颜山(今蒙古国巴彦鲁集克山)赵信城下,斩首虏1. 9万级,还缴获匈奴一批军粮,烧毁赵信城及余粟,然后回师。霍去病自代郡出兵,征战2000余里,与匈奴左贤王交战,也取得重大的胜利。汉军杀虏匈奴兵7万余人,左贤王兵败逃走;霍去病乘胜追击,北至狼居胥山(今蒙古国肯特山),直到翰海(贝加尔湖)才撤军。


卫青和霍去病的远征,是西汉抗击匈奴规模最大、征程最远的一次征战。匈奴损兵折将,伤亡惨重,被杀虏达八九万人之多。汉军伤亡亦以万计,仅战马一项,即损失10余万匹。

经过这次大战,匈奴元气大伤,不得不远徙逃遁,从此漠南无王庭。而汉朝耗费的资财巨大,战马损失无数,也无力继续远征。此后直至武帝太初年间,双方十余年未再发生战争。汉朝沿黄河从朔方至令居(今甘肃永登西),“通渠置田官”,动用五六万官兵在这一带实行军事屯田,既可以防备匈奴再度骚扰边郡,又有利于发展生产和减少国库开支。


匈奴力量被削弱后,曾几次派人求和亲,但是汉朝不同意,坚持要匈奴臣附汉朝。因此,汉匈之间的战争,在平息十余年之后,又重新开战了。武帝太初三年(前102)秋,匈奴大举攻掠云中、定襄、五原、朔方等地,杀虏数千人,破坏汉朝修筑的亭障。与此同时,又派右贤王入酒泉、张掖等地,掳掠数千人。


对于匈奴再度南下,汉武帝决定予以回击,但是多数出师不利。武帝天汉二年(前99),汉朝派贰师将军李广利率三万骑出酒泉,与右贤王大战于天山。尽管李广利得首虏万余级而还,但是汉军遭到匈奴包围,伤亡也相当严重。又派李陵率步兵5000人,出居延(今内蒙古额济纳旗南),深入匈奴千余里。李陵与匈奴单于大战,杀伤万余人,终因武器、粮饷断绝,寡不敌众,被围投降,只有400人突围逃回汉朝。


汉军锐气大减、屡遭败绩的情况,一直延续到武帝末年。甚至这个时期抗击匈奴的大将李广利,最后也兵败投降,被杀于匈奴。而匈奴由于汉军穷追,受到了沉重的打击, 也“罢(疲)极苦之”,更愿意与汉朝恢复和亲。汉武帝以后,匈奴内部矛盾重重,与汉朝的关系更趋于缓和。汉武帝凭借空前强盛的国力,一改汉初对匈奴的妥协政策,采取积极的以兵制兵的方针,从根本上削弱匈奴的力量,以解除长期以来汉朝边郡的忧患,有利于边郡人民社会生活的安定,促进了边郡社会生产的发展。同时,也为汉武帝时期的通西域,开发边疆地区,发展中西交通,创造了某些便利的条件。


02、张骞应募,汉通西域

汉武帝为了击败匈奴,当他从投降的匈奴人那里,得知大月氏与匈奴结怨时,便下令招募人员出使大月氏,准备联络大月氏共同对付匈奴。当时,汉中成固(今陕西城固)人张骞以郎应募,成为汉通西域的杰出代表。

西汉人所指的“西域”,主要包括两部分地域。一是指玉门关 (今甘肃敦煌西北)、阳关(今甘肃敦煌西南)以西,葱岭以东,昆仑山以北,巴尔喀什湖以南,即汉代西域都护府的辖地,包括我国新疆地区、哈萨克斯坦阿拉木图及汉套一带;二是指葱岭以西的中亚细亚、罗马帝国等地,包括今阿富汗、伊朗、乌兹别克斯坦,至地中海沿岸一带。


葱岭以东的西域,西汉时城邑小国星罗棋布,原有36个,后来分为50多个。人口一般为一二万人不等,最多的是乌孙,约63万人,其次是龟兹,有8万余人,最少的仅有200余人。它们大多数分布在今新疆天山以南,昆仑山以北,西至葱岭,东接玉门关及阳关,即今塔里木盆地一带。主要的有鄯善 (即楼兰)、于阗、莎车、无雷、疏勒、休循、焉耆、渠犁、尉犁、龟兹、姑墨、温宿、尉头、捐毒,等等。他们北有乌孙,东与匈奴相连。这里的居民或者从事农耕,或者过着游牧的生活,其习俗与匈奴及乌孙各异。在今吐鲁番、天山以北一带,有蒲类、蒲类后国、车师前国、车师后国、卑陆、东且弥、西且弥等。他们主要以游牧生活为主。


在今天山以北,巴尔喀什湖以南的地区,当时先后为塞人、大月氏和乌孙所据有。这里最初生活着塞人。后来,匈奴击破原住敦煌、祁连山之间的月氏人,月氏人被迫往西迁徙,并攻占了原属塞人的故地,这部分月氏人称为大月氏。其余仍留居敦煌、祁连山一带的小部分月氏人,则称为小月氏。

而塞人失去故地后,即南迁至今克什米尔、巴基斯坦一带。其后,原居敦煌一带的乌孙,又驱逐大月氏,大月氏被迫西逃,定居于大夏(今阿富汗北)。这里又成为乌孙据有的地方。乌孙王称为昆莫,人口约63万。其中包括乌孙人、大月氏人和塞人,主要以游牧为生。

 
 

0相关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