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资讯 历史 从平民到君王,史弥远是如何完成“造王者”计划的

热门资讯

从平民到君王,史弥远是如何完成“造王者”计划的

作者:鄜延路节度使李 来源:原创 浏览:223 评论:0 发表时间:2020-07-25

公元1224年(南宋嘉定十四年)9月18日深夜,南宋临安城(今浙江杭州),与往常一样,这座城池大多数人的居民们进入了梦乡。此时,在一条大街上,一群人抬着一个架子跑向一座王府。到达王府之后,这群人匆匆忙忙簇拥着一个人坐上,奔向皇宫。

来到皇宫之中,被簇拥的人下来,来到先皇宋宁宗的灵柩前。进行举哀,举哀毕。这时候又来一个跟之前坐在法架上年龄相仿的人,这后来的人叫赵竑,先前被簇拥的人名字叫赵昀。当赵竑赶到的时候,看到赵昀已经做到龙椅上了,赵竑质问为何是赵昀坐在龙椅上而不是自己。


此时,负责殿前礼仪的侍卫们三呼万岁,百官朝拜,祝贺新皇帝登基。赵竑这时候才恍然大悟,但还是不肯下拜。此时一个侍卫揪住他的头,逼着他跪拜。事已至此,木已成舟,米已成饭,赵竑无可奈何,被迫服输。赵昀就成了宋朝南渡之后的第五位君王,是为宋理宗。


那么赵竑和赵昀的在先帝灵柩前发生的事情又是怎么回事?赵竑为何又与皇位无缘?


一、肇因伊始


赵竑为宋太祖四子秦王赵德芳九世孙,因为宋宁宗的儿子一直活不到成年,只好将宗室之子过继来立为皇储。之前宋宁宗立过一个宗室之子为太子,但是这人命薄,在1220年去世,谥号景献太子。于是宋宁宗又过继了一个皇子,改名赵竑,非常喜欢,并且封为皇子。


而赵竑的被立引起了当时的权相史弥远的注意。史弥远,字同叔,是宋孝宗时代宰相史浩之子。宋宁宗时期任礼部侍郎,开禧二年(1206年)当时任宰相韩侂胄发动开禧北伐,但为金人所败,金人以杀韩侂胄并取其人头为谈和条件。1207年在宋宁宗皇后杨氏的内外勾结之下,史弥远派人刺杀韩侂胄,并将韩侂胄人头交给金国。嘉定元年(1208年)史弥远成为宰相,掌握南宋的实权。

史弥远掌控朝政引起很多人的不满。之前史弥远与景献太子互相合作,关系良好。由于景献太子的病逝使得史弥远失去了一个政治盟友。而对于赵竑,史弥远又不是很熟悉,在其被立之前双方几乎就没有什么交往。于是在赵竑被立之后,史弥远开始打探赵竑的情况。


其实赵竑对于史弥远独揽朝政从心里就很不满了,常常表现在外。史弥远又赵竑喜欢弹琴表演,于是收买了一个善于琴艺的美人,进献给赵竑,刺探言行举止。有一次,女子问以后登基后如何对待史弥远,赵竑曾指地图上海南岛之处言:“吾他日得志,置史弥远于此。”海南岛是宋代流放犯人的地方,赵竑这样指出实际上就是要将史弥远置于死地。


听到这个消息,史弥远感到震惊,敢情这个未来天子要弄死自己。于是一个阴谋在史弥远心中应运而生,谋求“伊尹、霍光之事”,打算废立皇子,于是史弥远开始了自己的造王者计划。

 

二、寻找替代者,暗中考察、伺机而动


当得知赵竑对自己的不满之后,史弥远开始派人寻找赵竑的替代者。而寻找的理由也很简单,赵竑之前属于宗室,过继给宋宁宗之后原来宗室就没后裔了,史弥远的借口是给原宗室寻找后裔。史弥远就派了一个叫余天锡的人出去寻找,余天锡在寻找的途中,邂逅了一位僧人,两人结伴同行。


当二人乘船到绍兴府西门时,忽然天降大雨。僧人建议到他故交家避雨,于是一起来到那里避雨。故交得知余天锡乃权势显赫的史弥远的门客时,招待唯恐不周,赶快杀鸡做饭,热情款待,礼数甚为讲究。随后,又唤出两个少年侍立一旁介绍说道:“此吾外孙也。”余天锡听了,马上询问两个少年的姓名,得知大的叫赵与莒,小的名赵与芮。


非常凑巧的是,这对兄弟是皇室宗族,宋太祖赵匡胤十世孙,次子赵德昭的后人。靖康之变的时候,宗室子弟被杀的杀俘的俘,十存有而就很不错了。南宋建立后逐渐站稳脚跟。到了这个宋宁宗时期,大部分赵氏子孙其实生活跟平民无异,与皇室血缘十分疏远。赵与莒就是在这个条件下生长的。

余天锡非常钟意这俩兄弟,于是将其带回临安给史弥远考察。史弥远接见俩人周非常满意,尤其是大哥赵与莒。于是就安排余天锡照料赵与莒学习和生活,教授其待人接物的礼节。同时为了掩人耳目,史弥远选取同一辈宗室十人作为考察对象,这十位宗子是史弥远初步划定的选择范围,下一步就是从中选定最合意的。


他把十位宗室子弟全部召来,集中到王府土地祠。过了许久,这些宗室子弟都已饥肠辘辘,就一涌而出,到街市上去吃面食。众人拥挤,刚到门槛就纷纷绊倒在地。他们都饿坏了,又绊了跟头,相互指责、埋怨起来,只有赵与莒非常沉着,略不变色,过来好言相劝,安抚其他子弟。


史弥远听说这件事后,对赵与莒更产生了好感,于是悄悄把她带到书院中考试,令他写几个字,与莒居然大书“朕闻上古”四个只有皇帝才能写的字。赵与莒写出“朕”字实属无知之举,却让史弥远大吃一惊,开始坚定了将他扶上帝位的决心。


三、二赵相比,相形见绌、赵竑已落下风


前面我们说了赵竑因为在史弥远的卧底面前泄露了自己以后的政治抱负以及处置史弥远的事情,使得史弥远开始对其开始防范,并且寻找人物进行替代。一方面说明赵竑对于史弥远长期把持朝政的不满,同时也显露了其没有政治头脑不懂韬光养晦的特点。


这件事之后,史弥远决定进一步试探赵竑对他的态度。节日来临,史弥远给赵竑送上奇玩珍宝,赵竑不但不领情,还乘着酒兴发泄怨气,将史弥远送的奇玩摔碎于地。这破碎之声令史弥远不寒而栗,赵竑登上皇位之日,就是他本人灭亡之时。史弥远日夜不停地谋划着如何对付赵竑,而赵竑麻痹大意,不知道史弥远正在算计他。

由此可见,赵竑对局势的认识不够清醒,低估了史弥远,从而表现很浮躁,没有耐心,不懂得韬光养晦,真的是“其言露,其术疏”。他的处境日益险恶。当时赵竑的王宫教师的也为赵竑感到忧虑,意识到他的做法将给他带来灾难,并及时地提醒他要改变对杨后和史弥远的态度,否则就不一定能得到皇位。


杨后是宋宁宗第二位皇后,她和史弥远在诛杀韩侂胄的时候一起合作过。之后双方因为利益纠葛不欢而散。同宋宁宗一样,杨后也非常喜欢赵竑。本来双方是没有矛盾的,杨后又把自己的侄女吴氏嫁给赵竑为夫人。不过,吴氏“性极妒忌”,赵竑与吴氏又产生小的磨擦,赵竑盛怒之下误将杨皇后送的水晶双莲花打碎。吴氏随后入宫,就以皇子碎花之事向杨皇后告状,杨皇后极为气忿。


更让杨后怨恨的是,赵竑对她与史弥远以及外号“花儿王”的不正当关系表现出来的鄙视,赵竑曾在新装饰的素白屏风上书写“南恩新”三个大字,有人问是何意思,他答道:“花儿王与史丞相通同为奸。”当时社会上盛传“花儿王”(一位王姓官员)秽乱宫闱,传唱这位淫乱后宫的人叫“花儿王开”。就是说史弥远与杨皇后有不正当关系。使得杨后与赵竑的关系更加恶劣。


赵竑本来完全可以与杨皇后建立、保持良好关系,但是由于他的唐突、浮躁,失去了杨皇后的有力援助。他年轻气盛,棱角分明,言谈举止过分张狂,不懂斗争策略,使自己日益陷于不利的境地。


相形之下,赵与莒表现得极其恭顺,沉着、冷静而有心计。在险恶而变化多端的陌生环境中,他沉默寡言,循规蹈矩,喜怒不形于色,并且谦卑有礼,尊师好学,绝不违背史弥远的旨意。不管在朝堂或其它场合,均表现得庄重严肃不苟言笑,颇具帝王风月同时也令人捉摸不透。《宋史全文》上这样说他:


“凝重寡言,洁修好学,坐必正席然如山,每朝参序坐待漏,或多笑语,上独俨然若思,出入殿庭雍容庄敏度有常,见者敛容…每上朝,宁宗谛视良久出则目送之。”


也就是说他静观的发展,不敢流露自己的真实意向,用“凝重寡言”掩饰自己的慌恐和浅知,用“矩度有常”来减少周围人对他的批评和反感。如果说皇子赵竑主要是浮躁和莽撞,那么赵与莒则表现得冷静而审时度势。在这一点确实比赵竑明智,自不待言。


很快赵与莒也进封亲王,改名赵昀。这个速度是非常快的,从史弥远派遣人物寻找到进封改名也就没多长时间。可见史弥远也非常迫切希望赵昀能替代赵竑,自己能够继续权倾朝野。史弥远也时常考察赵昀的学习情况,手下人回答道:“其人之贤…然而一言以之:不凡。”史弥远很满意,更加坚定了他拥立赵昀的决心。

 

四、登基当日,史弥远偷梁换柱,威逼利诱,扶植宋理宗上位


1224年9月,宋宁宗病重,很快病逝。于是按照既定方针,史弥远派人叫赵昀过来登基继位。史弥远坚守宫中,紧张而有序地安排着宋宁宗善后和新主登基之事。他派遣皇宫卫队快去宣召皇子,特意叮嘱道:“今所宣是沂靖惠王府皇子,非万岁巷皇子,苟误,则汝曹皆处斩!”赵竑原为沂王之子,进封皇子之后搬出来了,由赵昀替代。

这时,住在万岁巷的皇子赵竑正在焦急不安地等待召唤入宫,等了许久仍无动静。于是他透过墙缝,观察外面的动静,隐约看见宫中卫队从他的府前经过而不入,更加疑惑。不久,又看见他们簇拥着一个人急匆匆地走过,天色昏暗,没有认出被簇拥的那个人是谁。赵竑这下被眼前发生的一切彻底弄糊涂了。


史弥远夜召赵昀入宫,杨后并不知道,史弥远担心她出面反对,于是擅自采取行动。史弥远派杨皇后之兄儿子把废赵竑立赵昀的打算通报杨后。杨皇后不答应,说:皇子赵竑是先帝所立,岂敢擅变?”侄子见姑母固执己见,急得跪在她面前哭泣哀求道:“如果在不答应,杨家就完了。”


毕竟史弥远当年连宰相都敢挟持杀了,还有什么不敢作的。杨后沉默良久,掂量利害,最终让步了,问道:“其人安在?”史弥远召唤赵昀来到杨皇后跟前,杨皇后拊着他的背不情愿地说:“汝今为吾子矣!”等事情完成差不多了,史弥远将赵竑也叫了过来。


    于是就在这种情况之下赵昀登基,是为宋理宗,赵昀登基的时候赵竑过来,就发生了文章开头的那一幕。


点评


人们常说“北宋无将南宋无相”,北宋因为缺乏名将导致对辽和西夏战争屡战屡败,而文官们表现也很出色,像寇准、范仲淹之类的名相,不仅政绩显著,而且在个人品德修养方面也很受世人尊重。南宋因为有金国和蒙古进逼,名将辈出,可歌可泣,但是因为朝政里面没有出现几个贤德的宰相,反而是奸相权臣长期把持朝政,弄得民不聊生。


纵观南宋立国的152年(1127-1279)里,由奸相权臣把持朝政时间相当长。从高宗朝的秦桧,宁宗朝前期的韩侂胄和后期的史弥远,以及理宗朝的贾似道。权臣把持朝政有74年,可以说南宋四大权臣把持了南宋朝政将近一半的时间。

宋宁宗是宋朝南渡之后的第四位皇帝,前期有在宁宗统治的三十年间(1194-1224),前一个阶段韩侂胄专政十四年,后一个阶段史弥远擅权十六年,宁宗统治期间自始至终都是权相擅政。


史弥远之所以敢如此猖狂,原因在于宁宗无能。据史书记载:“或谓宁宗不慧而讷于言,每北使入见,或阴以宦者代答。”这是说,宋宁宗能力低下,语言表达力很差,每当金朝派遣的外交使节觐见的时候,宋宁宗都不能随机应变,从容对答,暗地儿让宦官代替他应付。


在这种情况下,大权旁落不可避免。既然皇上不能进行有效的统治,政局就呼唤一位强权人物取而代之。如果这个强权者没有足够的力量和条件从名分上和实际上彻底取而代之,就只好做没有皇帝名分的“皇帝”,宋宁宗成了皇权的象征,一个傀儡皇帝。史弥远从1208年一直到宋宁宗去世做了16年的宰相,可以说权倾朝野,朝廷和州县遍布他的心腹爪牙,又与后宫杨后紧密勾结,交往深厚,可以说稳若磐石。


而赵竑的出现试图打破这么一种情况,当然被史弥远所不容,所以史弥远费尽心机寻找替代品实行造王者计划,扶植宋理宗。而史弥远能够轻易撤换赵竑也与其党羽遍布朝廷不无关系。史弥远的政治地位过于突出,在宋理宗执政前十年,他的光芒亦被湮没,有“渊默十年无为”之说。

史弥远立宋理宗继位,干扰皇统的继立。比南宋其他的权臣更为过分。史弥远并不太反对理学,所以《宋史》未将史弥远列入《奸臣传》;但实际其权势滔天,中饱私囊,镇压异己,废杀皇储等,使得南宋正式步入腐败下坡期,评其为奸臣也不为过。

 

参考史料

《宋史》

《南宋政治史》

《中国断代史系列·宋史》


 
 

0相关评论